梦想有圈络腮胡

凹凸凹凸凹凸(´▽`ʃƪ)

© 梦想有圈络腮胡 | Powered by LOFTER

[ xxxHolic ] 惘

*41x我

@晨梨梨  爱你哟❤




干爽秋风吹拂而过,染上半边秋色的叶片脱了枝干,晃晃悠悠地落向清澈见底的溪水表面,粘着水泛开一圈接一圈的波纹,最终还是会顺着水流向不知何处的远方。

脚底的石子路面凹凸不平地镶嵌着彼此,我朝前踏了几步,清澈的水面上便映出了图案。无论再怎么看,都是只白毛犬科类物种。脖颈间圈挂着的项圈看起来精致可爱,在靠近下环的内侧嵌着一种类似于信息处理器的东西。


这大概是我能像人类那样思考的根由所在吧。

偶尔有一个念头会在空闲时一闪而过,——或许我曾经是个人类,只是经由某场意外、作为容器的身体被遗弃,我不得已用其他动物的躯壳来接纳我的灵魂。

如果真是那样,那我可真是一个失败的人啊。


有些凉的触感从前足蔓延向神经,我忍不住哆嗦了下,发现是在这样走神的情况下踏入了溪流中,沾了水变得湿湿嗒嗒的毛发让我不自觉甩了甩。望着眼前倒映有蓝天白云的溪流,倏然想起来很久以前我的主人。


回忆太长也太沉重,主人坎坷不幸的后半生命运像是被安入了走马灯中,一幕幕地掠过眼前,直到最后被过分压抑的情绪所掌控而迷失其中。

重新勾起我的意识的是女人低低的呢喃声,那无比熟悉的嗓音一下激起了我的精神。不仅仅是因其属于主人,还因其内容。记忆中那样的温柔是在因爱生恨后的主人不再有的,然而此刻那份温柔却真切地传入了我的耳中,即使细细品读着那样的语气配合着话语的内容、会让人油然而生一丝战栗与违和。

——我却不得不承认,我怀念着那份温柔、眷恋着曾经的主人。


犬是趋利避害的一种生物吗?

我并不十分肯定,但我是爱着主人的,即使她在遭受背叛后扭曲了内心、自甘堕化为妖,那份潜藏在心底的感情始终没有变过。


低低的絮语传达着沾染有致命毒蜜的爱意,犹如诅咒般缠绕于耳。透过这样的话语,我仿佛能够感受到,主人曾不惜堕化都想要见上那个男人一面的执着——或许更多的不甘与仇恨,又带有期许与绝望交织的复杂。

在她内心深处,那份最初的迷恋与爱意或许早已在知晓男人刻意的逃避与追逐路途上所受的苦难中渐渐扭曲,等最终与那个背信弃义的男人面对面时,已然冷寂的内心却燃起熊熊烈焰。


“和心爱的人不能同生,那就同死吧。”

淬毒的蜜语化为焰火,将爱而不得之人包裹其中,随之一起燃烧殆尽。

那是最终的结果……



我愕然愣在原地,意识惊觉到不合理的地方——理应是不知道的。

我最后一眼见到主人是她离开住所去寻找那个男人的时候。

但为何,我的记忆中会存在有主人最后的归宿?



「梦。」

介于少年人的清越与成年人的低沉之间的声音入了耳,我恍惚了一瞬,有点无法确定现在所面对的一切究竟是真是假。


圈圈绕绕缠在一起的黑线占据了思维的大部分,浑浑噩噩间我听着那道声音继续述说着。


「梦境是相连的,……你会看到清姬的过去是因为入了梦。果然……」

话至末随了一声轻轻的叹息。


毛茸的耳朵微微动了动,原先的场景在眼前一晃而逝,包括主人残留下的那种似要逼入骨髓的爱与恨,取而代之的另一人的身影。

我不知道该如何形容那人带给我的第一感觉。


过分白皙的皮肤与乌黑的短碎发形成了强烈的视觉冲击,暗红底色的和服上映着形状独特的花纹,似蝶似花、又像是待放的羽翼。

神秘又充满着未知,但却不觉得危险。

我被那样的感觉深深吸引着——

强大而温柔。


本是想要靠近的脚步顿在了原地,我看着那人的身影在眼前慢慢地放大,最终穷极目力剩下衣袂一角。尔后感觉足下一轻,我被轻轻地抱起放入怀中。

“奉清姬为主人的你如今该是无所去处,梦境中所见之物……也罢,就当做是代价的一部分。”

他说着我难以理解的话语,待得声音灌入耳中,灵魂犹如地平线般笼罩上轻雾。我只觉身躯骤然失去分量,再度找回意识之际,我已然身居别处。


直到后来我才知晓,那是能实现愿望之地,只需付出对等的代价。

而那个深深吸引着我的温柔而强大的人,名为四月一日君寻。

评论 ( 3 )
热度 ( 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