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有圈络腮胡

凹凸凹凸凹凸(´▽`ʃƪ)

© 梦想有圈络腮胡 | Powered by LOFTER

生贺


洗屁屁生日快乐(◦˙▽˙◦)

我来默默挖坑





“我觉得吧,以前高中时想着要当个好学生拒绝了别人的追求,等大学了想好好谈一场恋爱了却发现已经没有了追求你的对象。”

临近期末的时候,素有最美寝室长之称的舍友又开始灌输毒鸡汤。
这一天是周日,外面下着雨,空气湿冷湿冷的。

这样的天气完全断了人外出的欲望,在度过大半个上午后依旧没有复习心思的黎江索性刷起了某站主播的投稿动态。
并没有新的视频。

心底无端就泛起一丝茫然,思绪一转听起了室友的鸡汤。

生活大概就是那样,很多时候你有余心蠢蠢欲动想要做的事总会受到限制,或者发现它与想象中相差太多,那一瞬间涌起的无奈真的铺天盖地到足够吞没其他思绪。

黎江不是那种想什么就做什么的人,但也不是那种计划好某件事就完完全全认真去做的人。也许是觉得计划得越是周全,一旦无法达成就难掩内心的失落,而要振作又是另外一种漫长的过程。

高中三年她也有过喜欢的男生,不看颜值,单纯只是觉得成绩好的男生很有吸引人的魅力。分班以后偶尔遇见打个招呼,一直到毕业也没有袒露心声,要说高中有遗憾的事很多,这一件却不能算在其中。

说白了还是黎江自己的性格问题,被社交恐惧支配的绝望让她在陌生人面前连句完整的话都憋不出来,对心悦的男生表白心意这种事给她再多的胆子也不够用。
磨磨唧唧到毕业,那份感情也慢慢地在淡退,现在回想起来,当初喜欢的感觉有另一部分原因或许是同城同校的关系。

黎江托着腮忍不住又一次滑开手机解锁,完全是毫无意义地查看一番APP后一一关闭了后台只剩下两个聊天软件。

毒鸡汤的浇灌已经停下,外面的雨却不见得停歇。黎江默默放下了手机。

要说寝室里的其他三个室友,相处的两年期间闹过矛盾争吵过,在逐渐的性格磨合后维持了和睦的现状。

人和人的关系或许就是在彼此忍让中渐渐变得紧密起来,在朝夕相处后习惯彼此。
每一个接触并深入了解过黎江的人总会说着,别人都说第一眼印象很重要,却完全想不到你给我们的初次印象和现在相差这么大。
表象很具有欺骗性,黎江会在那个时候想到这句话,给出的回复却只是嗤嗤的笑。
并不是所有人都能表里如一,更多时候的假象只是出于自我保护,毕竟在还没有真正踏入社会以前,大学是最好教人看清某些事物表里关系的场所。

今年冬天有些过分冷了,黎江很讨厌那种直逼骨髓的寒意,穿的再多都形如虚设,尤其是周三结束晚课归来的那个时间。
走在夜幕降临、只亮着间隔甚远几盏路灯的林荫道上,因寒冷而紧耸的双肩牵动着肩胛骨泛起难耐的酸胀,冷风迎面贴脸让她下意识抱紧了怀中的课本。
呼吸间白气乍现又飘散,而外面的一丝寒意便也循着鼻子入了肺叶,一阵寒颤,脚下不免快上一些。
如果是刚入秋的那会,比起和其他寝室不太熟悉的同窗、顺路一同回来时为避免尴尬而找出干巴巴的话题度过,黎江还是挺喜欢独自一人走回寝室的那个过程,林荫道上交错而过的都是不用去在意的校友,放空思绪地走着,会生出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只是这种勉强称之理想的状态在气温骤降中化为乌有,向来忍受不了刺骨寒意的黎江兀自咬紧了牙关,闹起小孩脾性地讨厌起每一周的第四天从早上到晚的课程安排。
就这样期盼期盼着熬到复习周开始,伴着各科目任课老师谈起考试题型,黎江知晓那种难熬的感受即将远离自己,心中一时兴起雀跃。
这个学期说不倦怠是假的,谈不上人生低谷,单纯是做什么事都不能静心,只是在熬,度过一周开始熬下一周,反反复复到了期末。接手黎江所在专业的任课老师中总有那么一两位让她真心动了想要抛开一切,再拼搏奋斗一把的意图,那种冲动来得快自然消失得也快,就像在湖面撞起涟漪的石子最终消弭不见。
人大概是有惰性难消的致命弱点存在的,黎江自认她逃不过。曾经也有过挣扎,却抵不过潜伏在身边太多的诱惑。
她想起室友说过,如果学习也能像看小说打游戏那么认真该有多好。
那是不可能的。她无来由地这么反驳。

评论 ( 4 )
热度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