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有圈络腮胡

凹凸凹凸凹凸(´▽`ʃƪ)

© 梦想有圈络腮胡 | Powered by LOFTER

【织太】少年与猫


奇数织视角,偶数宰视角
据说题目就是正文

.

.

.

.

[1]

第一次见到那只猫时,织田刚执行完委托。

那时正值酷夏,窗外的阳光是灼人双目的白垩色,靠近树丛一端时,耳膜会因夏蝉高昂的鸣叫声而诱发阵痛。

他用拇指轻轻地推起撞针,再将手枪塞进挎肩枪套中。这栋建筑原先的主人此刻正躺在地上,身下渐渐地晕开一片血色。

织田准备离开时,有影像浮现在脑海中。

画面尚未完全结束的情况下,最初呈现出来的情景已经在现实中上演。

他看见了一只猫。

一只身上缠着绷带的猫,就这种状况本身而言没有任何值得惊讶的地方,一般家猫受了伤、其主人都会帮忙包扎。

虽然现在已经无人会继续照顾他了。

「他」。

织田注意到自己下意识地使用了这个称呼。

猫站在出入口的房门处,没有看向倒在血泊中的饲主,而是定定地望着身为杀手的少年,有两三秒之久,而后转身离开。

织田望见,猫缠着绷带的尾巴是快要碰触到地面的程度。

猫不同于犬,是冷情的动物。

就算主人被杀死了,也不会选择复仇,只是安静地离开。

蝉鸣声依旧在那片树木茂密的区域盘旋着,天空是一片湛蓝,织田的身影最终消失在了道路的尽头。

[2]

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我正在尝试新的自杀方法。

被血腥味所吸引,我从紧挨着小洋楼的榉树跃进了走廊,靠近窗户段的采光点很好,而向另一端走近时光线在逐渐地远离。

在靠近一间像是大厅的房间时,血腥味达到了新一种程度的浓郁,起码已经盖过了早上创下的伤口处散发出来的血味。

猫本身就是动作灵敏到不可思议的生物,靠着足底的肉垫在行走的过程中不会发出任何的声响,更何况我的脚下此刻还铺着看起来价格不菲的毯子。

房间里是别样的一副光景,与外界平和的表象完全搭不上边,那是更接近死亡的世界。

杀手站在那里。

面无表情。

我望着他,他也正望着我。

无法从那双毫无情感的眼中看出什么,但我想,或许他误会了,我被当做了需要依赖人照顾才能够过活的那种猫。

实际正相反,我不依赖任何人,我一直在寻找无痛自杀的方法。

[3]

又一次。

见到了那只猫。

那时他正拎着一袋食材往临时住所走,那只猫直身立在房屋的顶端,像是睥睨众生的君主。

身上的绷带比第一次见到时要来得更多,这次甚至连脑袋上都包裹着白色的纱布。

看来有好好地受人照顾。

「喵——」

呼声打断了他的思路,织田莫名觉得那是在否认他适才所下的定论。

有细碎的石块顺着屋檐滚落下来的声响,悬垂在西边天空的那轮烫金球体影响了他的视觉,但没有限制异能的发动。

双脚擅自动作了起来,等织田反应过来时,双手体验到的是一片柔软的触感。

受强光逼仄的视力渐渐恢复,能够正常视物的第一秒,织田望见的是猫含着奇艺色彩的目光。

像是愠怒的情感。

他有些惊讶。

然后就被一爪子拍在了脸颊上,没有意料之中应当有的鲜血淋漓的结果,只有略显毛糙的肉垫贴着脸颊的触感。

那时的他,内心涌现起一股难以名状的情感,非常短暂,但却真实存在过。

[4]

想要从屋顶跳下来自杀的手段失败了。

猫的生命力很顽强,我也没想过这样就能结束自己可耻的生命。

只是想尝试一下不同的自杀方法。

结果被某人中途阻止了,是那个杀手。

意外地能够透过对方表情缺失的脸猜出其内心的想法,还是以为我正被谁照顾着么。

是因为身上多出来的绷带?

那是即便是我也能够自己动手完成的简单包扎哦。

于是我抗议地作出了辩驳。

在那之后,朝前迈出了跳楼自杀的第一步,有碎石顺势滑落了下去。

然而等我开始做自由落体时,最终迎接我的并非坚硬的水泥地面,而是有些温暖的怀抱。

我抬起头注视着妨碍我自杀的家伙,对方竟然表现得十分惊讶。

看来并非自我意识判断后的行动,而是更为单纯地被称作为本能的行为。

我抬起手——或者是爪——轻轻拍在了少年的脸上,连我自己都有些意外。

我竟然没有伸出利刃好好地招呼对方那张看起来很是干净的脸。

我的概念中本不存在那么多的假设,却在遇见这个人后一次次地作出假设。

或许是出于好奇——一个将杀人当做呼吸一般寻常的人,为何要救下一只猫——我想知道理由。

这是我暂时还待在他臂弯中没有跳开的理由。

评论 ( 3 )
热度 ( 2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