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有圈络腮胡

凹凸凹凸凹凸(´▽`ʃƪ)

© 梦想有圈络腮胡 | Powered by LOFTER

【xxxHolic | 侑四】拟愿

答应给西皮 @梨木枝  写的侑四



#01.


“真是悠闲啊!”


阳光明媚的日子,坐在正对庭院的长廊边,一壶清酒、些许下酒小菜。

侑子惬意的姿态很快引来四月一日强烈的不满。


“那就只有你吧!还有啊这样的喝法迟早会把胃喝坏的!”四月一日说着一把夺过侑子手中的杯盏,代以饱腹用的小菜。


“噗哈——”

“不要发出那样刻意的声音啊!”


“四月一日好像老妈子哦~”

“老妈子老妈子!”

在一旁的全露多露适时配合着起哄。


“我要去学校了!”不去理会两个熊孩子的吵闹,虽然在这么说的同时已经被她们说成是「四月一日恼羞成怒了」。


“回来的时候记得带瓶43度的威士忌哦~”

挥手道别还不忘嬉皮笑脸的侑子毫无悔改地要求晚上加杯饮。

回应她的是四月一日愤愤然离去的背影。


#02.


「半身远去,朝夕合一。」

「吾愿——」


绯色的樱花似是受风所扰,卷起如漩涡般激烈的回旋,空灵的声音呢喃着词句,裹挟着悦耳清脆的铃铛声。

细小的粉嫩花瓣纷纷扬扬地飘扬在庭院中,又像被明晃晃的日光所洞穿,在靠近地面的位置投射出等大的暗色阴影。


视野开阔的庭院中央响起木屐敲打地面的哒哒声,却未显现任何人的身影。

侑子执着清酒盏落座在原先的位置,赤红的双眸不见分毫波动,唇角却是微微上扬着形成了在微笑的状态。


“久仰,侑子小姐。”

木屐最后一声落至实处,有身形在屋檐的阴影下一寸一寸地凝聚。


如深海的妖精般别致的容颜,却表现出情感缺失的模样,淡色简式和服穿戴在身给人的感觉更像是为了挽留一个随时都会消散的残破灵魂。

即使用着敬语也感受不到丝毫敬意,平淡如水。


“双子……么。”

酒盏被轻轻搁置长廊一处,杯中透明的酒液映照出杂乱无章的黢黑线条,混乱地纠集在一起。


侑子转而注视向面前感情缺失的少年,红眸的色泽一点一点沉淀向暗赭。


#03.


铃铛声。

叮铃、叮铃、叮铃,很有规律的三声撞击。


漆黑一片的心湖表面泛起一圈一圈的涟漪,愈来愈密集,彼此交互交叠,逐渐向着远离中心点的地方扩散。

四月一日停下了脚步,错身而过的孩童跑动着发出银铃相撞的清脆声响,他镜片后异色的双瞳溃散了几秒,在铃声远去后复原。


“唉?”

喉间滑出了疑惑的音节,却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自己为何停了下来。

然而正准备重新迈出的第一步也因为骤然浮现在眼前的场景而顿在了原地。


四月一日怔愣地望着就在他面前的侑子小姐,她还是一如早上离开时的模样,连倚靠着的位置都不曾改变。


若要说不同,便是那双和自己视线交接的红眸、正呈现着一种罕见而极致的冷漠。


不寒而栗的感觉顺着脊椎一路窜爬直达脑干,对手脚进行刺激促使它们反射性地一颤,被封存的感官在某一刻重新开启。四月一日愣在原地许久。


直到有人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伴随着无比熟悉的嗓音,“喂。”

“你在发什么呆啊。”


面无表情的一张脸凑到了他的面前,四月一日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也因此从犹如魔怔般的异样中脱离了出来。


像是往常一样的吵闹起来。

“为什么我要在这里看见你这个呆子啊!”


四月一日动作夸张地挥动着拳头,刻意重重跺脚地踩着步子,像是要躲避灾害猛兽那般地从百目鬼身边离开朝前走去。

然而还没迈出多远就被后领处传来的阻力牵制住了。


“你想……”

“印子。”

四月一日想要愤怒咆哮的意图被百目鬼淡淡的一句话堵了回去。


“什么印子?在哪?”

百目鬼松开拉着四月一日后衣领的手,定定地望着在原地转圈、试图找到他口中的印子的少年,陷入了沉默。


#04.


“吾之半身,欲挽回吾。”

阴影处的少年用着不带起伏的语气进行着说明,就在适才某种陌生的气息攀附进了身体,短暂性地掌控了他的视觉——通过他的眼睛望着他所看到的画面。


异体感官共享,虽然只有短暂的一瞬间,然而这种现象本身却有一个明确的指代,那就是半身找到了替代。

一个能挽回他的容器。


也正因如此,次元魔女自适才起就敛去了最初所见那副慵懒悠闲的姿态,流露出了经年累月堆砌而成的压迫感,双目凛然。


“这个世间无人能突破约束于世人身上的法则。”

“强行为之,自食恶果。”少年说出了侑子未道明的结果,别致的面上依旧不显情绪。“已经开始滚动的石子直到受阻前都将持续运转下去。”


留下了如是话语的少年形体逐渐消散,一如来时那般无迹可寻。


“侑子!”

黑色摩可拿跃向壹原侑子,“刚刚那个人、给摩可拿的感觉很不好。”

侑子将手轻轻搭在摩可拿头上,“阴阳师本家的双生子,被世人所诅咒的存在。”


世间得以共存的一切事物理应是不同的,血缘、容貌,身份、地位,能力、才华……因差异的存在而分化出复杂多元的事物。

排斥彼此相像或如出一辙的存在。


对于有着奇特能力的氏族而言,双生子象征着不祥。家族中所发生的一切不幸遭遇都被归咎于双生子的诞生。

而为了破除这种像是诅咒一般的圈环,人们就会反向加以诅咒。


憎恨着,仇视着。

至死——直到双生子中的一人死去——方休。


#05.


四月一日的后脖颈处,有像是被什么生物抓过一般的细长指印存在。

他看不见,那个位置是距离眼睛最近却无论如何都无法看见的后颈。

百目鬼指明了它的存在,然而指腹的触碰终究无法与眼睛直接的视物相提并论。


一直等回到了店里,经由侑子小姐提起的印记之事,四月一日从对方凝重的表情中读出了事态的严重性。

“有遇见过什么人么?”

侑子这样问。


“百目鬼、小葵,还有就是学校里的……”四月一日说到这里停下了,既然侑子小姐会这么问,肯定是因为有特殊需要提起的人,可是——

“……我不记得了。”


“是嘛。”

侑子望着他,却像是透过他在注视着其他的东西。

“侑子小姐……”

他该记起什么吗?


目光。

目光……是目光,冰冷的、不像是面对着朋友的凛然——就像现在这样。

四月一日从没有像这样手脚冰冷、僵直在原地,找不到说话的源头,有什么扼住了他的喉咙,他像是被掷入了刺骨的海水中,声音在逐渐的远离,他被迫沉向漆黑的深海。


「……四月一日。」

遥远的海面一端似乎传来了谁的呼声,惨白的气泡从口中溢出,他像溺水的人般朝着冰封的遥不可及的海面伸出手。


铃铛声,在颅骨中震动,阻碍了他思考的能力。

必须记起的事。


「君寻。」

谁?


「——不要消失。」


#06.


记忆深处涌现起来的画面混乱繁杂,一时之间无法明辨自己是谁。


骤然生起的地狱之火隔绝了双生的阴阳师,原本交握在一起的双手被阴冷的火焰灼烧而被迫分离,青黑的痕迹如同毒蛇般蔓延,被围困在烈火中的少年因火焰的席卷而发出痛苦的呻吟。

地狱之火,烧灼的是灵魂。

阴寒的气息由内而外地渗透着。


四月一日站在燃烧着的烈火前,身形与受难的双子中一人相重叠。

我是——

即将出口的答案被瞬间抹去。


他站在万物诞生前虚无的尽头,站在一无所知的漆黑处所。


「倒退的时间,为了填补相关性出现的空缺而一分为二的事物。」

「……这个孩子不会是小狼。」


——是谁?

我是谁?

父母的长相,过去的经历,就连自己的名字都一无所知。


“四月一日!”

他猛然睁开眼,像真正溺水的人那般猛烈地咳嗽起来。

“——侑子小姐。”

他笃定了这个名字,清晰地道以称呼。


“铃铛!是铃铛声,今天在路上我听见了这个声音,有个孩子从身边跑过,然后眼前就突然浮现起别处的画面。”

像是先前被蜘蛛女郎吃掉的那只眼睛。


“是嘛。”

侑子这么回复着,却是同先前不一样的口吻。

“我带你去见他们。”

像是察觉到了四月一日的疑惑,侑子补充着,“阴阳师本家的双生子。”


#07.


铃铛相互碰撞着,发出清脆的声响。

庭院中相倚靠站立着的两人有着别无二致的容颜,双子、被诅咒的双子。


……

“明明是这么好的容器啊。”

——却无法为他所用。


“半身。”

四月一日的目光落向了双子中的一人,后者龇着牙做着毫无威慑力的威胁。

“抱歉。”


#08.


“为什么后来他选择放弃了?”

在摩可拿蹦跳喊叫着要喝威士忌的吵闹氛围中,四月一日询问起原因。而被询问的对象此刻正惬意地饮着从摩可拿手中夺来的酒,看起来绝不是在认真听别人讲话的态度。


“你觉得是什么原因?”

“就是不知道才问的啊侑子小姐!”

“可能是发现四月一日太笨了吧哈哈哈!”

“侑子小姐!”


“啊啦——”侑子将杯子凑到四月一日面前,“要知道的真相的话——再来一杯!”

“已经醉了啊!侑子小姐!”

话语的最后紧连着一通急着要去哪里的脚步声。


眯眼佯作醉态的侑子在四月一日为准备醒酒茶而离去之后,斜斜地倚靠向榻椅。

她的面上浮现起温柔的笑容。


“因为四月一日是独一无二的。”


FIN.

评论 ( 2 )
热度 ( 1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