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有圈络腮胡

凹凸凹凸凹凸(´▽`ʃƪ)

© 梦想有圈络腮胡 | Powered by LOFTER

【织太】God Mode

TM(The Machine)的方案模拟有

织田作第一人称,太宰能开启上帝模式

加粗字体出自原著脚本,不到结局都确定不了是模拟还是现实

排雷:死亡模拟有,第一幕为原著剧情走向。没看过POI可能理解困难,模拟详情可看S04E11

.

.


——00:12:43——


即使年久失修,建筑的整体构造仍然得以保存,只是当时的繁盛与辉煌不再。

枪声混杂着弹壳抛出的声音持续回荡在舞厅之中,每一次滑膛震动的结果都会敲响亡命的乐章,持续时间越久,造成的损伤越大。

最后一名Mimic士兵在我面前倒下了,在我身后、纪德的对面一定也是一样的情况。就在方才,两方的增援同时抵达后,我和纪德产生了一致的想法。

——将碍事者优先铲除。

相抵的手肘划拉开半圆,我在交肘的瞬间将空弹匣替换掉,而纪德做出了同样的反应。


舞厅的中央,我和纪德面对面站着,以几乎相同的姿势拿枪指着对方。

这已经是最后了。

异能预知到了下一秒对方会采取的行动,我朝着相反的方向开了枪,滑膛迅速地向后推移又再度归位,子弹擦着纪德的右耳过去,打碎了舞厅壁沿上的水晶灯具,在那同时间,弹壳碰及地面又重新弹起。

我朝左后方侧动身体,躲过了纪德射出的子弹,硝烟的味道顺着子弹滑行的轨迹扩散开来。我们就好像身处在迷雾之中开始用预知感应对方会说的话。

而现实中,我们站在对立面上,以同样意图置人于死地的方式攻击着彼此。


“真是棒啊作之助,为什么就没有早点遇见你呢?”纪德黯淡无光的灰色瞳孔中是一片平淡的色彩,但脸颊两侧的肌肉微微松弛,做出了一个微笑的动作。

“对不住啊,但是今天我会奉陪到底的。”我想此刻的我一定也是同样的表情吧。

子弹从枪膛中冲出,以迅速向前推进的速度没入了胸膛。血花飞溅开来,在空中绽放,我和纪德向后倒去。


“织田作!”

世界在眼前颠倒的那一瞬间,我听见了熟悉的声音。

“啊。”

声带振动带出毫无意义的音节,我看到太宰跪在了身旁。先前的子弹击穿了胸腔,我并不能很好地稳住呼吸的频率,只是望着太宰,努力试图传递着一直想要对太宰说的事。出口的话语变得断断续续,最后几乎只剩气音在喷撒。


“……织田作?”

太宰意识到他正面对着某种已然确定的结局,有什么东西在由内而外地搅动着他的身体,那是灵魂咬啮着吱嘎作响的声音。

他仰起头闭上了眼,没有再说出任何一句话。


【主要任务:确保执行人存活 失败】

【次要任务:消灭Mimic 失败】

【方案34679模拟终止】

<重置回实时模式>


——00:10:29——


荒废的洋房被夕阳的余晖所笼罩着,双脚浸没在茂盛生长的野草中,一条被开辟出来的道路很快重新合拢在身后。

太宰朝前走着,已经能看清楚洋房入口处的情况了。两具Mimic士兵的尸体仰面躺在草丛中,额头被洞穿的伤口还在汩汩向外冒着血,是刚留下不久的弹痕。

原本该是玄关大门的位置被炸裂成了一段段的残垣,留存下来的边角带着不规则的锐利,剥落地露出了里头的构造。

接下来的路上躺着六具尸体,皆是一枪击中要害而亡。


织田作的枪法凌厉而高超,这一点太宰是知道的。虽说黑手党间存在着一项不成文的规定,成员无意探查组织中同伴的内心,身为干部的太宰却是知道织田作本身所具有的实力。

这样的认知并非立足于清楚对方的过去,而是在无数次鲜血与死亡的边缘游荡的人所自然而然流露出来的感觉。

精通杀人的人很懂得隐藏真正的自我,要掩盖那样的气息不在话下。即使目前为止相处的对象看起来温和无害,太宰依旧能感知到对方的过去一定和现在大相径庭。


就像他曾对部下说过的,——认真起来的织田作比黑手党中的任何人都来得更为可怕。

现在,他的话语成真了。

那个信奉着无论发生什么都不会杀生的织田作已经在失去孩子们的那一刻跟着死去了。

现在的织田作就像是徘徊在世间只为复仇而行动着的幽灵。


和Mimic一样。

这样的想法在刚生起萌芽的那时便被扼杀,太宰没有停下脚步,即使是现如今的织田作也和一心求死而将他人拖入战争泥沼的Mimic不同,要在这里陪着敌方将领死去的话,太不值得了。


不具备防弹功能的窗玻璃在子弹肆意的侵袭下七零八碎地散落下来,脆裂的玻璃渣在空中跳闪过刺目的光芒。


我因为方才的爆炸而倒在地面一时动弹不得,然而敌人并没给我留有喘息的时间,在目所能及的范围中,已经能看到Mimic士兵的身影了。

6……不,7个么。

他们从外部垂落下来,在碎得仅剩空气的窗框间着陆,手中的机枪开始冒出火光。

异能掌握到了他们落地的位置,在他们对我执行突击前我先下手了结了其中的三个人,在就地翻滚变换地点的同时朝着另外两个方向开了枪。

身体滚过地上的玻璃渣时发出了抗议的低鸣,我紧咬着牙,不留喘息地朝剩余两个人所在的位置扣下扳机。


最后一下落空了,手枪发出了空弹情况下无力的响动。

漏杀了一个人,而就在刚刚,我错过了杀掉那个人的最佳时机。

右手臂被击中的瞬间我险先将握着的枪脱手,也因此弹匣从腕口滑离而出掉落在了地上——这是第二个失误。

即使在影像中几乎是被无限拉长减缓的慢镜头动作,现实之中子弹飞驶而来的速度远非人的身体所能跟上的程度。

三枚子弹正中胸口,剧烈的冲击让呼吸几近停止,一种胸腔在震动的疼痛感将我压在了地上。一秒的僵直时间,我完全无法动弹。

而战场上毫无防备的一秒钟是致命的。


就在如此捉襟见肘的尴尬境地中,在时刻留意着的暗处冲出了一个人影,在尚未看清来者身份时,对方动作极为迅速地——那是足以改变子弹飞行轨迹的速度——抓着Mimic士兵的后衣领子,猛地推向窗口,以相当极端的空中飞人方式朝着窗外跳了下去。

异能在那一刻自动填补了先前的空白,我惊讶于那人的身份。

——是太宰。


隔着防弹衣由子弹带来的冲击所致的眩晕僵硬终于不再控制我的神经,我扶靠着墙壁从地上站起来。

从窗口朝下望去,太宰似乎也正受困于强大的冲击之下一时难以动弹。即使是在那样危急的情况下,要阻止士兵开枪也有很多种方式,而太宰却偏偏采取了最为极端激烈的一种。


在我思考着太宰来这里的理由时,躺在垫背上的他动了。

“……超遗憾,这次也没能死掉。”

太宰毫无紧张感地说道。

抬头和在三楼窗口的我打了个照面,“织田作,我在来的路上仔细想过了。无论是孩子们还是我们,和有着充满旺盛的生命力时才是美好的、一旦死去就只是一具尸体的昆虫和鸟类不同,人类只有通过死亡才会变得圆满,还在活着的时候,是不圆满的。人类只有在死亡后才更像人类,这种反论似乎也是成立的*。”


在我能够阻止太宰说下去之前,他猛然拔高了声音。

“但是请你不要误解,我虽然觉得死亡是一件好事,但绝不是轻视或潦草地对待人类的生命,也不是多愁善感、死气沉沉的‘死亡赞美者’。只是因为,我们、与死亡只有一纸之隔,早已不再畏惧死亡*。所以,我很高兴能遇见你。”

像这样在敌方大本营大肆发表言论的惬意,因为对象是太宰反而变得容易接受,无论何时都表现得游刃有余的历代最年轻干部有那个资本,我出于本能地这样想到。


可是……

在之后的那几秒时间里,一种自身体内部向外席卷的寒意侵蚀了我所有的感官,在眼睛所能映刻下的画面中,我对自己正直面的现实做不出任何反应。

漫天血花凝结成细雾向着四周弥散,冲锋枪接连不断的运作声响在耳边回转起剧烈的轰鸣,年轻的身体因受伤脱力而垂倒向地面,然而穷极目力所见的太宰……

那是一种旁人所无法体会与理解,只有正身处其中的人才会有的反应。


——只要去贴近充斥着露骨的暴力和死亡、本能和欲望的人们,就能够更进一步看清人类的本质。

——那样的话,我以为就能找到什么活下去的理由。


倒在地上的太宰的身下正有大片的鲜血晕染开来,纯黑纯白与猩红相互交织在一起,以过分刺激的组合冲击着我的视网膜。

从遥远的地方传来谁声嘶力竭的喊叫声,从喉咙干涩而辛辣的疼痛感来看,发出那样绝望喊声的人正是我自己。


【模拟交互界面信号源丢失】

【主要任务:确保执行人存活 无法计算】

【次要任务:消灭Mimic 无法计算】

【方案94168模拟终止】

<重置回实时模式>


——00:07:18——


几个Mimic士兵手持重型机枪,从巴士下来涌进了一座沿海的蓝色建筑中。就在不久前他们获得了某匿名线报,在这里有他们要找的人,能够将他们从亡灵的战场解救出来的必不可少的东西。

军靴踩踏上了一层的地面,士兵们动作敏捷而有序。这栋建筑的内部构造和它的外表所呈现出来的时间感不同,墙壁上的白漆还很新,看起来不久前还有过翻新。此刻正以不可一世的姿态对不法侵入者怒目而视。

被大力推开的门板撞上背后的墙壁,震落了少许墙灰与尘埃。确认无人埋伏的前队小组互相交换了一番眼神,其中一人持枪率先步入了房间。

以前被用作是接待室的房间里留有人存在生活过的气息,但绝对不是最近才留下的。

为首的士兵似乎意料到了什么,抬手拦下准备进里屋排查的队友。

而就在此时,一枚拉环已经除去的漆黑榴弹从外侧抛掷了进来。

行踪败露,他们步入了敌方所设下的陷阱之中。

闪光弹的突入只是一个开始信号。


“真是当之无愧的、一味旨在寻求战场的幽灵啊。”

我朝太宰面前的显示屏看过去,最后的连接信号也在爆炸中被切断,只剩下一片漆黑的画面在眼前延续着。

Mimic士兵袭击的那个地方是和黑手党意气相通的进口许可事务所,是由太宰用极端手段包揽而下并把办公人员赶到其他办事处、以将其空出供孩子们躲藏的地点。


原本是这样的。

就连我也是在看到Mimic组织成员出现在事务所门前的那一刻才知晓,太宰并没有真正将孩子们转移进去,这只是一个诱敌深入并一举歼灭的陷阱。

甚至背后或许还隐藏着我所不得而知的东西。

太宰的计谋是连己方成员都一并欺瞒过去的高明,能够将之识破的,放眼整个黑手党,恐怕也只有首领一人吧。


“太宰,孩子们现在身处何方呢?”

我忍不住问出口,原先的西餐馆在Mimic发动袭击时就已经不再是安全的藏匿处,也因此想着要将孩子们转移,但是现如今就连我也不知道他们的去向。

“在相对最为安全的地方,能够说得只有这一点,抱歉了织田作。”

“啊。”

既然太宰这么说,那就完全不是问题了。

“几小时前首领好像去参加了一个秘密会谈,对方是异能特务科,由安吾充当仲裁。由于保密程度极高,我也探听不来更多内容,但Mimic这一系列事件必定还有内幕。我能感觉得到,所以在全部搞清楚之前——”

“只能等待了。”我接过了太宰的话。


“将兵力汇聚向一处,即使集中黑手党的全部战力也将会是一场恶战吧。”

太宰用近乎低喃的声音含糊地说着,就连身处在他后面的织田作都无法听清,这已经是目前为止最好的结果了。

他闭了闭眼,朝着角落里闪着红光的监控器望去。


【主要任务:确保执行人存活 成功】

【次要任务:消灭Mimic,进行中】

【方案116732模拟完毕】

<重置回实时模式>


——00:05:23——


“织田作!”

身后传来了一阵脚步声,我却没有回头。即使太宰要阻止,其结果也不会有任何的改变。


即便我这样做,孩子们也不会再回来,但是如果我不去报仇,就真的没有人会在那条通向另一个世界的冰冷道路上等待着他们了。


——00:00:00——


黑夜已经完全降临,夜风吹拂过太宰染着血液的发丝,将最后残留着的一丝碎末也冲击得粉碎。

残酷的事实摆在眼前,即使竭力想去挽回也只是徒劳一场。太宰目视向街角的监控器,“你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局了没错吧。”


能够改变的现象,只存在重置点之后。

也就是说——在那之前的方案模拟只是一种假设而已,是由主观臆想捏造而成的虚设,那个织田作能够存活下来的方案——孩子们尚且存在于世间这个前提——在现实中是不成立的。

即使退而求其次地选择了第二模拟方案,结果却是织田作为救他而葬身在了爆炸的冲击之中。那个本该在模拟中被他导开注意力的Mimic副司令,在现实中采取的是极端的自杀式爆破。


或许他活下去是织田作的希望吧。

可是……


“为什么,我没能救回他呢。”

带着轻微哽咽的声音被粉碎在骤然加大的夜风中,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

+++++++++++++++++++


“人类只有通过死亡才会变得圆满,还在活着的时候,是不圆满的。人类只有在死亡后才更像人类,这种反论似乎也是成立的”

“我虽然觉得死亡是一件好事,但绝不是轻视或潦草地对待人类的生命,也不是多愁善感、死气沉沉的‘死亡赞美者’。只是因为,我们、与死亡只有一纸之隔,早已不再畏惧死亡”——皆出自太宰治《潘多拉盒子》

*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因为基友吐槽说看不明白,就把结局改了下,请吃下刀_(:зゝ∠)_

评论 ( 11 )
热度 ( 28 )
  1. 白灯浅梦想有圈络腮胡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风墨浅
  2. 白灯浅梦想有圈络腮胡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风墨浅
    不能再喜欢!炒鸡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