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有圈络腮胡

凹凸凹凸凹凸(´▽`ʃƪ)

© 梦想有圈络腮胡 | Powered by LOFTER

【织太】Not Alone


*少年织x黑时宰的场合

*部分描写有参考外传小说

*是糖不是刀,是刀躲不过(雾)

————————————————————————————


01.

We are walking in the dark.


02.

走在横滨码头的岸边,能够嗅到空气中漂浮着的咸腥海水气息,这是一条通向码头仓库的道路,一侧是茂密生长的人造树林,一侧是冲刷着岩壁的汪洋海水。

这条路上鲜有平民出入,军警也少有踏足。地段偏僻且遇袭难以逃脱是一点,最主要的还是因为这里处在港口黑手党的管辖之中。


“今天真是个好天气啊。”

通透的嗓音穿过寂静的廊壁,将道路表面维持的静谧刺破。随之响起的是一连串没有被刻意压制的脚步声。

那是个称之少年也不为过的年轻人,就对其第一观感而言,那在衣物所遮掩不去的肌肤表面缠结着的一圈圈绷带很难让人不去在意。


“是说啊,主动出来会比较好哦?”

年轻人——太宰在距离仓库不到十来米的位置停下,海风拂过只有他一人的道路,将声音传递向很远的尽头。

他将手伸入黑色外套的口袋中,面上恰时浮现起果然如此的表情。

“要说以一人之力挑衅港口黑手党,我确实很佩服这份勇气,愚昧得只会迎来通往地狱门路的可笑勇气。但是呢、人的耐心总归有告罄的时候,到那会可就不是简单的死亡能够解决的事情了哦。”

与其说这是劝说,倒不如说那更像是最后通牒般的威胁。


披在肩上的外套被风拉扯得猎猎作响,同样被吹拂着的还有太宰那一头蓬乱的棕发,细密发丝相互交织纠缠,几乎要遮挡去视线。

那双充盈着无机质冰冷色泽的眼睛,正如鹰隼锁定猎物时的凌厉瞩目着某处。


暗中的人像是被那目光刺伤般,不受控制地小弧颤抖了一下。内心油然而生一种‘被掌控了’‘已经无路可逃了’的绝望。可是那样的感情就犹如一瞬蹿起的小火苗在尚未酿成大祸前就被遏止,转瞬就被压下。

取而代之的是为复仇燃起的激怒,以及那张绝对不会出错的王牌。


“真是遗憾啊。”

他听见那个青年用轻飘飘的口吻说出这样的话。


「去死啊!太宰治——!」

暗处的人影爆发出气势惊人的怒吼声。


太宰仿佛被怔愣住似的褪去了面上的表情。


有杀意在一瞬间便充斥席卷了这条道路上的一切,但是,很短暂——真的只是一瞬间而已。

因为刺杀是在那一瞬间就完成的工作。


那个一直躲藏在暗处的人在方才激动地不再隐藏自己,他的眼中还留置有意图得逞的快意,然而……有哪里不对。

他意识到这一点,茫然的色彩逐渐浮现在那双眼中,缓慢地吞噬去原先的疯狂喜悦。


在那像是被无限延展的时间里,一切都仿佛静止不动、色彩淡去,留下黑与白交相辉映的两种色调。

他的目光扫过对面站着的青年,再游移向右侧人造树林的握着枪的身影,在逐渐明晰而粗重起来的喘息声中落在了胸口破开的血洞上。

情况出错了……他明白了这个现实。

然而……为什么?


恍惚之中他仿佛看到了停止键断裂的声响,而后一切归于原位,那个被无限延展的空白瞬间消失,世界在眼前翻转,是他倒在了地上。

凸起的眼球张望着另一端的变化,然而他的表情也就永远地定格在了那个刹那。


“那样的空膛效应肯定很难受吧,嗯~眼睛死死注视着这边的样子真像恶鬼欲来索命啊。”

太宰语气轻松地说。

目光兀自游弋向人造树林外缘站立着的少年。


这个人,赤发的少年暗杀者。以双枪作武器,绝对的无感情,只是冷酷地杀死目标。

也难怪那个委托人在死前露出那般惊愕的可悲表情。

雇佣来取他这个黑手党干部性命的杀手,竟然会违背委托人的意志反过来将其杀害。

太宰望着少年,顺势落入了后者空洞虚无得没有一丝情感的双眼中。


03.

人潮涌动的町街洋溢着临近节日的喜悦,店铺前的热闹更是可想而知的。

在这样嘈杂的氛围中,赤发的少年快步行走在稍显拥挤的街道上,虽然人确实很多,少年却不显任何焦虑烦躁的情绪,他移动的速度也并未因人流超出寻常数倍而出现滞缓情况。


实力超群的暗杀者是能够在委托人找上门时作出拒绝选择的,像是刺杀对象的能力超出自己所能够抗衡的程度,或者对象是某个盘踞在横滨地下世界组织中的具有话语权之人。

织田作维持着跟踪的行为。

在他前面隔了五六个人的不远处是这一次委托的执行目标。

热闹被抛诸脑后,目标在逐渐地远离人群。


织田作在拐角口停下了跟踪的脚步,只需要稍稍闭上眼的瞬息这一带的地形构造就已浮现出来,他舍弃了目标所选择的那条道路,转以从另一侧商店街穿过。

目标并没有察觉到任何的异动,在寻常的道路上习惯性地迈动着脚步。

他或许都不会意料自己会在今天被杀死。

寄宿着杀意的子弹悄无声息地贴近,就在他从这条町街转向另一条道路时,朝前踏出的步子成为了他最后的一个动作。

而他同样也不会意识到他仅仅只是港口黑手党用完了就丢的弃子,在他被击中的那一刻就付出了他最终剩余的价值,然后直面死亡。


织田作保持着抬起手臂开枪的动作,他的左前方是倒地不起的目标,而他的正前方则是港口黑手党的相关人士。

他的异能力【天衣无缝】预知到了这样的现状。


本来五秒以上不达六秒的时间是足够让他在射杀了目标之后撤离的,但是就在他将重心侧向左脚时,他的胸口被洞穿。

血液飞溅出来落到了地面,他无力地倒了下去。

影像至此结束。


织田作定在了原地,面无表情地维持着用准星对向青年额头的姿势,一下子陷入了僵持。

就在后侧的高楼某一层,事先安排好的狙击手已经瞄准了他的心脏。

只要他稍有异动——或是表现出那样的征兆,就会被毫不留情地杀死。


“那么少年,现在有时间谈一谈吗?”

同样被瞄准要害的青年露出带点轻浮的笑容。


太宰目不斜视地走向赤发的暗杀者,像是没有看见对方一瞬僵直了肩膀的反应,脸上的从容一成不变。


有凉薄的冷汗隐匿在发间默默地滑趟下来,又落入外人难以窥见的地方。织田作望着面前之人一点点地缩短着彼此间的距离。


子弹从枪膛冲出,带着不可抗拒的力道向着那一头瞄准的目标飞驶而去。

在足够靠近的情况下,即使有逆天的反应速度也不能躲过那一击,因为身体跟不上反应的速度。

毫不意外的——

子弹没入了缠着绷带的青年额头,正中红心。

被惯性推得后仰的身体,脚尖已经脱离了地面,血液从伤口处喷涌而出。

在半空划过破败的弧度,尔后目标径直栽倒在了地上。

影像到这里就结束了。


织田作扣在扳机上的手指微颤了一下。

他看到了那个人在意识到自己中枪后的表情。

……甚至是在微笑的?

就像是终于得以从深不见底的黑暗中、从那个腐朽世界的梦中醒来,他所在的位置似乎飘荡着某种东西,像是精神上的罪恶之源一般不可目见的东西、会将所有一切全部破坏殆尽的某种东西。


怎么会有人在面对死亡时,流露出与绝望截然相反的感情?

就像是……

——原原本本地在期待着那样的事。


织田作松开了对准太宰的枪口,而与此同时,他被太宰身后持枪以待的黑手党成员们团团围住,这些人在上司的生命不再受协的第一时间冲上前,将他这个行凶者按倒在了地上。


04.

一条蔓延向昏暗地下的阶梯。

潮湿的水汽从规整砌入墙中的石砖缝隙间渗透进来,将地下室渲染地犹似飘荡在海面的游船。偏向暗淡的石墙在压制不下的无数惨叫与绝望声中反射过漆黑的光泽。

这里是黑手党的地下监牢。被送入其中的鲜少有能活着出去的。


太宰无言地步下楼梯,走向其中一间关押室。

在那里的是早先时候在街头抓捕住的少年暗杀者。


“现在准备好谈话了吗?少年。”

太宰这么问道。

在里头坐着的少年杀手微微抬起眼眸,望着他。

“委托人的情况我不会告知。”

“这点还请不用担心,单凭一己之力就想要拿下港口黑手党干部性命这类的无谋勇士,在这个世上不会超过三人。”


太宰扬起嘴角的弧度,“是说啊,有着如此才能之人竟要屈居于此般污秽肮脏的境地。首领是个惜才之人,如果你能接受我方的委托,反过来将你曾经的委托人杀害——

——先前的矛盾冲突就可一笔勾销。”


比起面对港口黑手党的报复,单纯地背叛一个无靠山的委托人可是要划算得多啊。

杀手是怎样的一种存在,太宰大致可以知晓。

但他从来没有遇见过如面前的少年这般让人内心一惊的杀手。


人类这种生物呢,总会有一两点要去追求的东西,可是在这个少年的眼中不存在‘值得追求的东西’,他就像是从人生中存在的各种感性事物中‘下来了’的人,能够打动他的东西可以说是不存在的。

所以,即使他这么说了,对方也未必会给出回应。像他这样的存在,即使面对着港口黑手党的报复恐怕也能够面不改色地接受吧。


杀手有自己坚守的准则,这是外行人看来所难以理解的事。

一旦接受了某个人的委托,就会排除万难将其所希望的对象杀死。而像是背叛委托人这样的事,几乎是无法达成的,除非是由委托人先行背叛了暗杀者,为了复仇出于自我意志地将前委托人杀死。

“——哈哈~”

太宰很是爽朗地笑了。


05.

海风吹拂过岸边的树木,混杂有血腥味的风侵蚀着嗅觉。

织田作将枪收入怀中,转身准备离开了。

这时候太宰叫住了他。


“不杀死我吗?”

织田作的脚步停下了,只是没有转过头。

他知道太宰说的是什么,因为欺瞒了他致使他相信是委托人背叛了自己、并在这里将其枪决——这样的进展完全是由太宰所掌控进行的。


“我不打算杀你,不畏惧、甚至是在追求着死亡的人——没有抹杀的必要。”

他重新迈开脚步,在太宰惊讶的目光中渐渐远离了这块由港黑管辖的区域。


06.

那之后的某一日。

在黑手党旗下经营的一家西餐馆门口,偶然路过的太宰像是受到某种牵引走进了店里,然后不无意外地见到了某个熟悉的身影。

“老板,麻烦来份咖喱~”

太宰在座位前面坐下,向一侧的少年打着招呼,在他面前摆放着的咖喱已经只剩下三分之一的量了,看来在这里坐了有段时间。


“还继续行走在无边的黑暗中吗,织田作?”


勺子与碟盘轻触发出了不可避免的一声响动,织田作转过头,看向太宰。然而后者并没有看他,只是舀起被推至面前的咖喱顺势咬了一口。

继而表情开始急剧变化。

“大叔啊这个超辣的说!简直就是反人类的生化武器啊!织田作你竟然能够面不改色地吃这么辣的东西吗?”太宰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般拿起边上的杯子一阵猛灌。

织田作注视着反应夸张的太宰,没有说话。


“……好怪。”

许久之后,他给出这样的评价。


太宰仍然在喝着杯中的水,一边作出解释,“真的超级辣,下巴都快掉下来了!”

被曲解了意思的少年没有给出回应,只是转过头继续吃着盘中的咖喱饭。


“织田作,考虑加入港口黑手党吗?”

太宰突然这么问道。

少年杀手微微露出诧异的表情,在向来无感情的面孔上显露这样的变化实在可以说是难能可贵。


他一直是一个人做着杀手的工作,从没有想过要上司或者同伴。但在先前的某件事中碰到的那个即使歪曲己身原则也要去救部下的武道高手,他有一瞬产生了羡慕那位部下的情绪。

但因为一时的冲动就改变并不是他的作风。所以他在那之后依旧还是继续着接受委托夺取人性命的工作。

从来没有设想过,有朝一日会有人向他抛出邀请。


“……报酬绝对不会比你现在的职业来得少,必要时候也可以向首领申请带薪休假——当然啦必须得有衬得上那样待遇的价值,还有啊!”

织田作回过神来的时候太宰正说到令其心情激动的地方。

“如果你想,我也可以给你尝尝我做的特制豆腐……”


“咖喱。”

织田少年打断太宰的话。

“什么?”

太宰似乎有些吃惊地维持着僵硬的笑容。


“有咖喱尝的话,我就加入。”

他稍稍弯起嘴角做出微笑的动作。

“……挑食可不是个好开端啊,织田作。”

太宰抬手压了压赤发少年的脑袋,心情很好地笑着。


07.

We walk in the dark.

Doesn’t mean we have to walk in it alone.


++++++++++++++++++++++++

++++++++++++++++++++++++


少年织是一个只要有咖喱吃就能够在监牢中消遣时间的人,就是那么可爱哎嘿!

开头和结尾处的英文皆出自POI~

评论 ( 8 )
热度 ( 68 )